2015级燕京学子Cody Abbey在北京大学2017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发言



在2017年7月5日的北京大学2017年毕业典礼上,有一位来自美国的留学生作为硕士毕业生代表发表了关于“君子和而不同”的演讲,他就是来自燕京学堂2015级的优秀毕业生Cody Abbey。Cody通过自己在北大学习的三个小故事,为大家分享了他对儒家思想“和而不同”的理解,并由此号召大家在平常生活中都能够多认识,多理解,多交友,用自己的力量也能改变世界。在燕京学堂学习的两年中,Cody曾带头组建燕京学堂研究生会并当选首届执委会主席,获评"北京大学学生年度人物·2016",并在不同场合分享自己的成长故事。

以下为Cody Abbey发言内容: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来宾们:

上午好!

我在美国学习过儒家思想,其中“君子和而不同”的理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君子和而不同”形成了我在北大成长的主线,也成为了我未来人生规划的指引。下面,我将用三个故事来解释我的想法。

第一个故事教会了我“和而不同”的第一个方面:认识。

去年五月份,我的学院组织了到宁夏的实地调研。一共有21个燕京学堂的学生,包括12个女同学和9个男同学。我们住宿的安排是两个人一个房间。虽然我来自PISA考试数学考得最差的国家之一,但是我通过计算发现有一个男同学不会跟另外一个同学一起住。结果那个人就是我。我看到名单后发现,我的室友是一个叫杨乐的社会学系博士生,他是我们这次调研的助教。

很快我注意到,杨乐跟我很不一样,甚至跟我认识的很多中国人不一样。我第一天早上起床发现杨乐蹲着背靠在墙上,紧闭双眼。他告诉我这个姿势叫做“乞丐蹲”,是古时候叫花子们吃完饭后的一种健身和消化方式。他耐心地教我怎么保持这个姿势,但是我发现我的耐力还不如中国古代的叫花子们。

杨乐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遵循阴阳五行的规律。他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对我说:“Cody,五月份吃西瓜太早,最好要等到六月份。这样你就不会受凉。”还有一次,他把一些生姜粉交给我吃。“这会帮你御寒”,他说。我当时点点头,但是却根本不知道御寒什么意思。

我跟杨乐的不同点太多了,但是这反而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我们俩每天晚上开开心心地聊哲学、宗教、人生。一直到现在,杨乐这个谦谦君子都是在北大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人之一。

第二个故事教会了我“和而不同”的第二个方面:理解。

上学期我加入了北大的自行车协会。然而,刚加入时我就被车协的各种规定震惊了:会员在室外搭帐篷必须十一点前睡,喊“加油”的时候要同时喊,迟到的会员要被罚跑等等。我听说山鹰社要更严格,迟到一两分钟就不能参加远足。作为一个在美国长大的留学生,我从小没有接触过有这么多规矩的课外活动。在美国大学生的社团中,迟到几分钟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而且住帐篷的时候甚至会有同学半夜在森林里裸奔。

开始时我确实觉得难以适应车协的规定,但是随着不断的接触我的想法就改变了。我看到了老会员为了帮助受伤的新会员,把他的车推了150公里;我闻到了打前战的同学提前帮我们订好的午餐;我听到了每一次骑行回来,耐心等待我们的队员们的欢呼声。慢慢地,我开始明白这些规定的意义,我意识到运行学生社团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我更加全心全意地跟大家一起喊“加油。”

第三个故事教会了我“和而不同”的最后一个方面:友谊。

两年前,我在一个公益论坛认识了学校里的几位本科生。虽然我当时不知道,其实他们来自中国的贫困地区,是寒门出的贵子。他们想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同时我们院系的学生也想更多地融入校园。这些想法的碰撞形成了每周五下午的活动——英文新闻小组讨论。 

活动的参与者包括来自不同国家的燕京学堂的硕士生,以及来自其他院系、不同省份的本科生。我们畅谈的主题也同样多种多样:媒体最关注的恐怖袭击为什么都在欧洲?美国的选举对中国的未来影响是什么?“娘娘腔”的男孩子需不需要更多的男性老师作为榜样?

在美国,尤其是最近,这样的活动会非常难办。如果一个人发现他的同学或邻居的政治立场跟自己的不一样,他们很可能就不会再交流了,他们友谊的小船一下子就会翻。人们越来越害怕跟有不同于自己看法的人打交道。不过,在北大的这两年,经过几十次的深刻讨论,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却变成了很谈得来的朋友。

通过以上三个故事,我想说的重点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尽力去做一件可以改变世界的事情。这件事情不一定是给慈善机构捐款,也不一定是去做志愿者,而是尝试与不同于自己的人交往。

最近几年,国际交流越来越多,但是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也开始抬头。恐怖袭击常有发生,战争冲突导致难民无路可走。我国的新总统喜欢中国一个原因在于他佩服中国的长城:不只是因为长城是中国的文化遗产,而是他想像秦始皇那样,构建一个屏障,将美国老百姓与外地人隔绝起来。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冲突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太少而导致的呢?我想很大一部分都是的。表面上我们普通人似乎无法左右国际问题,但是每一个人,各行各业的,实际上都可以通过跨文化交流一点点改变这个世界。每天都尝试开放一点,包容一点。多认识,多理解,多交友。这样,我们就能像孔子所说的那样,“和而不同。”


订阅燕京学堂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