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聚燕园 | 春日里的第一课


2020年2月18日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北京大学燕京学堂Contemporary Chinese Public Policy(当代中国公共政策与改革)课程如期开始在线教学。远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18级学生Federico Verly已经提前在电脑前做好准备,现在正是当地时间凌晨四点。


作为这门课的助教,Federico提前十五分钟打开笔记本,登录Zoom视频会议平台,在Canvas平台里上传好课堂资料,同时开始在线上跟参加课程的同学们打招呼。在此之前准备的一两周里,他已经和在北京的授课老师及教务老师多次沟通,包括参加线上培训和答疑,以确保课程顺利展开。

与此同时,正在广州家中的2019级学生魏玉槐也提前上线,和Federico以及其他同学们打招呼,准备迎接开学第一课。

一个假期没见面,在网上相见的同学们有些兴奋,对网络课堂充满新奇和紧张。“我比较幸运,目前就在国内,上课时间都比较方便,基本上保持跟在学校差不多正常作息就好”,玉槐说道,“但是在国外有时差的同学们在参与课堂的时候可能要克服一下困难。”


回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家中的2019级学生Savannah Billman 就有这样的感受。“现在因为时差的关系,我的大部分课程都在晚上进行,其中有一门课更是凌晨一点才开始。”


由于疫情的爆发,燕京学堂根据学校要求,协调同学们推迟返校,因此大部分同学都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家中。于是,一些身在外国上课的学生们就开始了跟时差的“斗争”。Savannah在想办法调整作息,让自己在晚上九十点也能保持专注,积极参加课堂讨论。


针对时差的问题,学堂教务组也和授课老师们密切沟通,根据选课同学的实际情况,有些课程也采取了同步录制课堂视频的方式,供同学们参与。Federico的课程就是这样,他很感谢老师们同意录制课程视频,方便他提前做准备、组织线上讨论,也方便一些有困难的同学们在其它时间参与课程。


家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的2019级学生覃书晗按时参加了第一次线上课堂讨论,“我挺喜欢这种网络课堂的模式。我们现在用ClassIn、Canvas、Zoom平台上课都很顺利,虽然偶尔遇到过一点技术问题,例如麦克风掉线,但是我们的讨论可以成功进行,老师和同学们能够全程实时通话。这样节省了通勤的时间,课后我也可以随时登录系统看录制好的课程,复习巩固。”


覃书晗选修的China's Economic Reform and Development(中国经济的改革与发展)这门课由王沅老师担任授课教师。多方位的网络教学对于同学们而言比较新鲜,对于授课老师而言,更是很多个“第一次”的尝试。在开课之前王老师和学堂教务部门的年轻老师们一起测试了四个不同的平台,最终确定首选Zoom,用腾讯会议作为备选。周一的课程安排在下午,上午的时候王沅老师自己先对着电脑试讲了一遍,心里有了底。下午正式开课,她对同学们说:“此时此刻,在这样特殊的时刻用这样特殊的方式来上课,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担任这门课程助教的是2018级新西兰同学Wesley Harfield。在寒假前,Wesley已经完成了自己毕业论文的初稿,他研究的主题是“机器学习算法在中国P2P借贷市场大数据分析中起到的作用”。现在他每周与导师沟通,对论文进行修改的同时,还承担了三门课程的助教工作。


在本科的大学里曾使用过Canvas系统的Wesley,寒假里积极协助学堂教务的老师们筹备网络教学,分享了不少经验。这学期开始前,他也做了充足的准备:给自己担任助教的课程建立了微信群、统计每个同学所在的地点和时区、学习使用并协助授课老师们测试每个网络教学平台,还要随时了解同学们的课堂体验和遇到的问题。

同样担任助教的还有2018级的美国学生Olivia Holder。这个寒假,Olivia 回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的家中,原本只打算在家度过假期,现在疫情的爆发改变了她的行程计划。这学期在完成论文的同时,她给自己的导师做助教,因此交流起来比较方便和密切。开课前,她与同学们反复沟通,确保每个人都正常加入课程、有通畅的交流渠道,并且收到了阅读材料。如何找到一个能平衡不同时区同学们需求的方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总有人要做出些牺牲。“但我们都能互相理解,”Olivia说,“慢慢习惯后大家会一起摸索出最合适的沟通时间和方式。”

疫情的爆发影响了很多同学的计划,原本只打算在家待一周的覃书晗,现在已经在家里一个多月,等待返校的通知。 而按照计划留在学校度过寒假的同学们,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2019级尼日利亚同学Dickson David Agbaji一月份从哈尔滨旅行结束回到学校后,就开始了自我隔离。 他每天按时向班主任老师汇报自己的健康状况和日常活动,还在隔离期开始自己学习《孙子兵法》。


开学后,Dickson选修了Retrospect and Prospect of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in China(国际发展合作与中国)和 China and Global Development(中国与全球发展)。 他很喜欢这两门课程,因为能学到跟中国在非洲的发展援助项目直接相关的内容,也很开心又看到同学们。 他现在通过Blackboard,Canvas,和ClassIn等平台上课,很感谢老师们为了确保每位同学都能跟上学习进度,在微信上保持沟通,同步课程资料,做了很多准备和努力。 “我们现在一起参与的可以说是一次大型的教育实验,我觉得中国的教育部和教育机构做得很棒。 ”


本学期燕京学堂共开设了26门课程,由北大16个院系的50位老师教授。网络课堂开始后,同学们都在慢慢适应新的上课模式。除了调整作息,学习方式也与在校上课时有所改变。Savannah需要提前浏览老师准备的课堂PPT和阅读材料,因为课上老师会花更多时间来针对材料进行问题讨论。为了给自己营造上课的真实感,她定好闹钟,确保自己坐在桌前认真记笔记,把布置的作业都记录在日历上。


魏玉槐这学期选的课程多为研讨课,所以阅读量大了不少,要在课前花更多时间阅读。不过她觉得网络课堂也有好处,比如录播课程可以自己控制速度,并且当遇到没有记完的笔记,可以回看补充。


还有几名二年级的同学也利用这个机会来旁听,因为去年上课有的地方没有特别懂,今年想再学一遍。他们这学期的重点任务是完成毕业论文,而现在的情况也给同学们带来了一些挑战。Federico研究的是中国的博物馆和纪念馆对抗日战争的纪念方式,但很可惜,他现在没有办法前去参观具有重要意义的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回到阿根廷后,在网上搜索和访问中国的一些网站和资料也没有那么方便,与导师面对面谈话也无奈取消了。不过,“很幸运,放假前我们聊了很多”,Federico补充道,“而且现在也常常跟老师通过邮件沟通,我已经写到结论部分了。”


开学第一周过去,老师、同学们都已经陆陆续续完成了学堂网络教学的“初体验”。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学堂老师、同学们共同努力,相互理解,确保身在世界各地的燕京学堂学生们上好每一堂课。正如Savannah所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了很多人,不仅是中国人,还有全世界的人。但是在这些困难和未知的挑战之外,学校在尽全力确保学生们接受好的教育,我为自己是这样一所大学里的一分子而感到骄傲!”

相关新闻
  • 北京大学燕京学堂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

                北京大学静园三号院

    邮编:100871

    电话:010-6275 3625

    Email: yca@pku.edu.cn

  • 招生

    电话:86-010-6274 4510(国内)

                86-010-6276 6358(国际)

    Email:yca-admissions@pku.edu.cn

  • 媒体关系

    电话:010-6276 8317

    Email:gycapr@pku.edu.cn

  • 校友

    电话:010-6276 8302

    Email:ycaalumni@pku.edu.cn

版权所有 © 2018 北京大学燕京学堂

官方微信